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 5G上车!威马Maven概念车发布:续航可达800公里

搜狐新闻

编辑:郭艾伦太累了!他的巅峰状态能维持多久 男子泼执行法官满身汽油 2021年10月26日 03:59
搜狐新闻____

    新华社东京2月25日电 通讯:核禁区内的大工地——走进福岛污染土处理设施

    新华社记者华义

    通往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公路两侧,堆积着无数大型黑色袋子,里面是福岛核事故后清理出的核辐射污染土(简称污染土)等废弃物——这是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面临的巨大挑战。把这些污染土堆放路边并不能一劳永逸,更多工作有待进行。

    记者日前应邀参观了位于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的污染土中期存放设施——核禁区内占地约16平方公里的一处巨大工地,那里是接收和处理污染土的专用场所。

    2011年3月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事故后,大量放射性物质经由空气散布到福岛等地的森林、农田、乡村中。为了清除地表核辐射污染物,让土地恢复到可以利用的水平,日本政府、福岛县和东京电力公司进行了长期的清理工作,将地表5厘米至10厘米深的污染土等“刮地皮”式地收集起来。

    日本环境省有关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3月,除了占福岛县面积约2.3%的核“返乡困难区域”(即目前的“核禁区”)外,福岛县其他地方的清理作业已基本完成,大量黑色垃圾袋暂放在田间地头。为了集中存放污染土,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租借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核禁区内的大片土地,2015年3月开始建设一个计划存放期限为30年的污染土中期存放设施。

    应日本外国记者中心邀请,记者来到横跨双叶町和大熊町两地的这一巨大设施参观。虽然说这里是核禁区,但并非无人区。据介绍,这里目前每天有约5000人在从事处理污染土的工作,是一个巨大的工地。

    在该设施的信息中心,日本环境省福岛地方环境事务所官员平塚二朗进行了整体介绍,随后记者领取了头盔、手套和口罩,乘车前往该设施的污染土接收、分选中心以及一个污染土填埋场参观。

    和之前在道路上看到的景象类似,沿途可以看到不少废弃民宅,还有一些施工车辆和人员等。记者携带的辐射检测仪显示,车内的辐射值最高为每小时2.547微希沃特,即如果不采取防护措施,一年的辐射值约22毫希沃特。相比之下,全球平均人均自然辐射值约为2.4毫希沃特。

    我们首先来到一个污染土填埋场。站在护堤上望下去,可以看到不断有大货车运送倾倒黑色土壤,还有几辆推土机和挖掘机在作业。据介绍,这里能填埋约40万立方米处理后的污染土,底部铺设有隔水层,尽量防止雨水渗透至地下。

    随后我们乘车来到了接收、分选中心。来自福岛全县各地、装有污染土的黑色袋子都被运送到这里预处理。贴有信息标签、重约1吨的黑色垃圾袋被逐个从卡车上吊起,经过破碎、筛选等程序,将袋内物品分为细小颗粒、较大颗粒以及可燃物等,分别进行填埋或焚烧,最后存放到相应设施中,少量放射性浓度超过10万贝克勒尔的焚烧灰渣也保存于废弃物存放设施中。

    隔着车窗,可以看到数名戴口罩的工人在此忙碌。据介绍,核辐射环境从业者的年辐射值上限为50毫希沃特,5年上限为100毫希沃特。平塚二朗称,这里的员工尚未有辐射超标的情况。他说,将福岛县内各地的污染土全部搬入该设施处理还需要大约3年时间。相关资料显示,截至去年10月底,该设施共运进来约155万立方米的污染土等。

    2015年,日本政府、东京电力公司和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土地所有者洽谈,签下30年合同租地存土,并承诺30年后在福岛县外选址最终处理这些污染土等。日本环境省曾于去年10月作出统计,将有约1400万立方米的污染土等被运到这里存放,整个项目费用约1.6万亿日元(1日元约合0.06元人民币),全部由东京电力公司负担。

    然而,对于30年后将如何处置这些污染物,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都难以给出明确答案。虽然日本环境省曾有计划将符合一定标准的污染土用于道路建设等公共事业,或者用于种植非食用作物等,但是社会抵触的声音较大,日本媒体认为污染土再利用的前景不明。

搜狐新闻___

  公司在虚增利润的过程中,最常见的方式是虚构收入,借此虚增毛利;但是也有部分公司更愿意“耍小聪明”,通过少计成本、少计费用来虚增利润。特别是少计成本的方式,比如再生产流程过程中,少计部分原材料的投入,也同样可以达到虚增利润的目的,而且隐蔽性更强。这就需要和同行业其他公司的生产数据作对比,以估测其合理性。

  今天力场君(微信公号:wuzhijingu)就带来一个案例。

  丰山集团,主营业务为农药化工,其中包含有常见农药毒死蜱的生产和销售,毒死蜱制备过程的核心原材料为三氯乙酰氯,同时毒死蜱也是工艺流程成熟、各生产企业之间不存在明显差异的产品。

  根据上市前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丰山集团在2015年到2017年期间采购的三氯乙酰氯金额和均价,由此计算出该公司采购的三氯乙酰氯数量,折算到该公司所披露的毒死蜱原药数量,可以大致计算出公司的三氯乙酰氯原材料的投入产出率维持在0.7左右,也即生产一吨毒死蜱原药大致需要0.7吨三氯乙酰氯。

  但是根据同行业新农股份招股书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公司的毒死蜱产品中,对应的三氯乙酰氯投入产出比在最近三年则始终维持在0.8左右,也即生产一吨毒死蜱原药大致需要0.7吨三氯乙酰氯。新农股份的三氯乙酰氯投入产出比,显著高于丰山集团。

  如果上述两家公司的数据都是真实的,就意味着丰山集团的毒死蜱原药中,所包含的三氯乙酰氯消耗数量和对应的成本,肯定会低于新农股份;进而导致丰山集团的毒死蜱生产成本更低、单位毛利更高。

  但是问题也恰恰在于此,对于生产工艺流程已非常成熟、同业相差极小的产品而言,上下差异达10%的投入产出比,这合理吗?如果丰山集团的“高效”生产是真实的,将令新农股份情何以堪?这是值得市场反思的。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基本面力场。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上一篇

距离地球约300万公里,天问一号完成首次轨道修正

下一篇

亚马逊封杀中国口罩卖家,躺枪还是咎由自取?

相关阅读
今日热词